行业资讯
首页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银行卡收单行业违规成常态, 是利益驱动、市场倒逼还是作业不平等的规则所致?

发布时间:2022-09-15  |  点击率:

  2021年开年不久,就有支付机构收到监管开出的千万级罚单。

  1月12日,人民银行福州中支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福建国通星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涉及未按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等12项违法违规行为,受到警告处分并被没收违法所得261.021356万元,处6710.021356万元罚款,罚没合计6971万余元。从违规事由来看,国通星驿主要是踩了反洗钱红线以及违反了《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

  在刚过去的2020年,央行对第三方支付行业共开出了68张罚单,累计罚没金额超过3.2亿,其中,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成为第二大支付机构受处罚原因。

  银行卡收单行业违规为何屡禁不止?这背后究竟是收单机构无视监管的猖獗行为,还是另有难处的无奈之举?

  利益驱动

  根据国家发改委、人行2016年发布的《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结合目前的市场情况,目前标准类费率执行的是发卡行收取0.45%,银联收取0.0325%,加上银联品牌服务费0.02%,合计0.5025%,这个也就是支付公司的标准费率成本价(未加上代理商的结算费费率成本)。例如,刷卡金额为10000元,支付公司的结算成本为:10000*0.0045+10000*0.000325+10000*0.0002=50.25元,而支付机构为了竞争市场,目前普遍费率为0.55%,例如刷卡金额为10000元,那么支付机构的利润仅为4.75元,再减去人工、场地、税务等等费用,利润率微薄,完全是一门依靠规模取胜的生意。

  然而,目前支付宝、财付通分别占据了54.2%和39.5%的市场份额,形成了市场垄断格局,中小支付机构生存空间愈发狭窄,收单侧机构长期以来面临着国内市场费率总体偏低、利润分配不均等问题,导致大量中小支付机构微利经营,从而铤而走险,走向灰色地带。

  市场倒逼

  整个支付市场呈现出一个以双寡头为主、多方机构共存的微妙格局,近年来,行业马太效应愈发明显,但在所谓的恒者恒强的背后藏匿着头部机构引导的恶性竞争。

  收单机构的线下推广都会附带各种各样的优惠政策:随机返现、补贴费率、赠送云喇叭和打印机,甚至是送米面油,都会吸引不少中小微经营类商户。“现在的商户,可精明了,谁家零费率用谁家的,谁家给补贴用谁家的”,一位线下推广人员这样描述着实体商户市场。个别大型机构以“机具0成本,支付0费率”向商户推广,趋利性心理使商户愿意以0代价去换取更大的优惠,不仅如此,还签订排他协议等限制竞争行为。对消费者方面,个别大型支付机构还推出扫码立减最高4888元,抽取18888克黄金,领取鼓励金、现金红包、专享代金券等优惠。

  近年来,个别大型支付机构凭借C端客户优势和补贴措施,以低价竞争手段抢夺高净值商户,将独立收单机构变为少数机构的外包服务商,严重扭曲正常收单市场秩序。支付机构的扩张欲望遇上商户的逐利心理,头部机构依靠“强大的财力”,切割用户心智,筑造围墙,垄断商超、餐饮、菜场等经营类商户市场,中小型支付机构的破局变得难上加难,为了不被头部机构吞噬,大部分收单机构不得已由经营类商户转向资金类商户谋生存。

  行业不平等规则

  2016年底,无数小额交易的POS机被二维码取代,弃用POS的情况极为普遍。2017年,二维码交易完成了全国布局,90%的移动支付交易被微信和支付宝瓜分。2018年二维码冲击专业市场,虽然2017年就出台了《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即著名的296号文,希望借此引导用户,小额用二维码,大额用刷卡完成,但是现实总是不那么尽如央行意,靠着已经养成的用户习惯和对技术的创新改进,微信和支付宝都以技术“擦边球”的方式突破了主扫类二维码的人行限制,500以上的交易完全不受影响,打乱了传统收单业务领域界限。

  如今,“蚂蚁”养成“大象”,监管机构紧急加强对有支付系统性风险的大机构严监管。由此可见,监管的过于约束将会导致市场失去创新,失去活力,然而,监管政策的滞后,则会导致市场分配的不均,也导致银行和支付机构的很多金融创新业务开拓都缺乏直接的法律依据。

  收单机构创新受限,银行卡收单行业竞争和成本压力大,有些中小收单机构游走在违规的灰色地带,由于对产品研发能力有限,重心只能倾斜市场开拓,受发展瓶颈约束,为保持业务收益进而只得违规经营。

  但无论如何,支付机构因坚持合规底线,强化完备自身风控能力和安全体系,否则收取罚单不但损害机构的经营利润,还会对品牌声誉造成负面影响,而如何市场纠偏,平衡权益也是政府和监管机构需要认真思考的。

请扫码支付后继续观看